海外网6月10日信息,6月4日,本该是保释候审的“港独”组织“学生自力联盟”召集人陈家驹到香港秀茂坪警署报到的日子,但直至当日深夜,警方发表达陈家驹并不是现身。港媒援引知情者消息,陈家驹已于6月初弃保潜逃,目前可能藏匿于荷兰。

  据香港《文汇网》报道,知情者透露,自从5月传出“港区国安法”立法信息及全国人大通过立法决定后,陈家驹曾十次私下向友人现担忧自身会被捕,四处打听及搭路计划潜逃,更乐观向早前潜逃到台湾的同党查询,最后明确在6月初丢弃同伙弃保离港。

  陈家驹2019年6月10日因非法集结罪被捕,保释时期每周要到警署报到一次,但至6月4日,陈家驹没有按时到警署报到。有人4日在机场候机大厅看到陈家驹,应该是乘坐中午时候离港的荷兰皇家航空KL888班机。香港《文汇报》记者翻查资料,发现该航班的方针地是阿姆斯特丹。

  其实陈家驹玩“消失”早露端倪,他的一人社交平台账号及“学独联”脸书账号几乎每天都有最新,但至5月26日突然停更,直至6月6日才突然上传了一段香港演员黄子华的表演影片,相信是他在“安全达成”后故意上传短片以掩人耳目。

  资料表现,陈家驹于2019年6月9日游行结束后,涉嫌煽动表示场激进分子在湾仔一带堵路,并于次日凌晨被警方拘捕,被控非法聚合罪。有消息透露,陈家驹在保释时期,曾谋略模仿前树仁大学学生会会长杨逸朗弃保潜逃的方式逃到台湾匿藏,但因“罪名太轻”而被台方拒绝。

  陈家驹于2018年降生“学生独立联盟”,更宣传会在海外产生“港独”组织。就在2019年6月10日被捕后数日,陈家驹便与“学生动源”钟翰林等多名“港独”飞到台湾,与“台独”势力见面,于6月21日才一起返港。香港《文汇报》在2019年6月曾报道,陈家驹一落机,便即刻冲到机场找换店,把一大叠表达钞兑换成港币,其间陈家驹不停鬼祟四处张望,生怕被人认出,当兑换完成后,陈家驹当即将钱放进背包,随即便去了湾仔参与包围警察总部运动。据了解,机场找换店的汇率明显比市区找换店低,陈家驹宁愿损失也急急在机场兑换,显著是不想在市区被人发现。

  回港不久,陈家驹便与钟翰林加入陈浩天发起的“港独”行动。在2019年G20峰会在日本大阪实行前,钟翰林等人抵达大阪。在6月28日,一行人在数名日本政客伴随下举办记者会,陈家驹虽然没有发言,但一直举着“龙狮旗”站在陈浩天身后充当背景板。2020年1月1日,陈家驹与两个“港独”组织联手举办播“独”游行,这也是陈家驹终于一次以“学独联”名义实行公开活动。

  (原题为《“港独”组织头目放弃同伙出逃荷兰,曾想藏匿台湾被拒绝》)(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新闻介绍

  外企看好深圳5G市场

  自去年6月商用以来,北京5G收获精良开局。近期,“粤港澳大湾区发展建设的文化使命”国,高通、英特尔、诺基亚等跨国公司纷纷表态,看好中国“新基建”。多家在华...